鱼缸泡澡

桂冠从他的头顶扯下来,被扔在了沙漠里。

【Bandit个人向】铅 02

是个主要讲bandit的故事。发生在他做卧底的时间段。有jackal和另一个彩蛋人物参与出演。

时间在2007年4月左右。

设定上Jackal这次属于私人行为,所以档案上没有留下任何有关他的行动的信息。

题目取自《毒枭》里的一句话,“他(巴勃罗)有两个武器,贿赂或谋杀(银或铅)”。因为这是个充满暴力的故事所以就只剩铅了。

第二章终于写完了,字数大大超出预期……


Chapter. 1

================================


Chapter. 2


“你说我们的交易取消了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费尔南德·“喳喳”·克鲁兹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我昨晚就打过电话给你,我以为在当时,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

是啊,你给我打过的那通蠢电话。哈扎卡没有接话。昨晚发生在酒吧里的事让他们两边都有所损失,尤其是敦威治。哈扎卡听到过一些流言,说敦威治负责和他们交易的人死于枪战。也许这就是今天负责接见哈扎卡的是喳喳的原因——这是一副新面孔,而对于当下的哈扎卡来说,与一个他此前根本没接触过的人谈生意是最糟糕不过的事了。

“我希望你在接手‘欢乐’的工作之前,有仔细了解我们谈过什么。”

“那是自然,卡尔扎伊先生。严谨的美德不只独属于德国人。”

哈扎卡瞪着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东南亚人。自从哈扎卡进到这间屋子里,喳喳的嘴角就挂着一抹职业笑容,但他的眼神始终是冰冷的,哈扎卡几乎能从那一双棕色眸子里读到喳喳对他说,这事已经告吹了,卡尔扎伊,是时候启程回你们的老家了。

哈扎卡感到他的西服领口有点发紧,他被那条不衬身的领带勒得呼吸困难。热血沿着血管窜上他的脸颊,哈扎卡嘴角紧抿,他竭力遏制住自己,不让那股想从沙发上弹起来的冲动控制他的身体。

“我听到一些传闻。”哈扎卡说道,“说昨晚的事害得你们集团内部火药味十足。”他低下头,假装自己突然对摆在桌子上的半杯威士忌产生了兴趣,“谁来接替‘欢乐’的位置还没有敲定,对吧,喳喳,那你现在扮演的角色又是什么呢?”

他几乎是在话音落下的同时重新抬起头的。那双比起德国人,更像是中东人的眼睛里映满了喳喳。让哈扎卡失望的是,他的挑衅丝毫没有撼动那抹笑容,仅仅换来了几秒钟的沉默。

“请容许我提醒你,卡尔扎伊先生,我们现在身处的是菲律宾。”喳喳迎上哈扎卡的视线,“我不了解汉诺威的行事风格,但在这里——在吕宋,警察永远是最次要的问题。我们更关心如何牟利,而贸易总是需要两方都开诚布公。”

“你认为我们有所隐瞒?”

“就让我这么说吧,警察不总会这么主动的打扰我们。有人想阻止这场交易,他甚至害得我们损失了一员干事。当然,能做事的人总是不缺的,但安全起见,我们打算先查清楚是谁出卖了敦威治。”

哈扎卡回到他们的临时住所时,脑子里还想着喳喳最后说的话:防人之心不可无,尤其是你身边的人,卡尔扎伊先生。

他们现在住在敦威治提供的一栋别墅里,哈扎卡用房卡打开门,他看到纳赛尔正歪歪斜斜的坐在沙发上。纳赛尔胳膊上缠着厚实的绷带,他昨晚被一颗子弹擦过手臂,回来的路上一直在骂脏话。听到门口的响动,纳赛尔头往这边歪了歪,哈扎卡看到自己兄长的瞳仁外扩,就知道纳赛尔又趁他不在的时候吸食了毒品。

他没有说话,正准备径直越过客厅,回他自己的房间想想下一步的计划,结果从卫生间走出来的人让他顿住脚步,哈扎卡几乎是用吼的朝多米尼克开口:“你怎么会在这儿?!”

多米尼克多少能理解哈扎卡为什么会表现得这么震怒。还不等枪战结束,多米尼克就从众人的视线里消失,跟着是一整晚不见踪影。绑架多米尼克的人在警察踹开门之前就离开了那里,等在警察面前的就只有鼻青脸肿,浑身刺痛的多米尼克一个。

他被送到警局之前先去了医院,让多米尼克感到庆幸的是,警察并没有仔细去调查这个被人绑在屋子里的外国人到底是谁。他们把多米尼克当成了一个来旅游的无辜游客,多米尼克也尽力让自己显得更像个受害者,哪怕有人用英语问他到底是谁,又发生了什么,多米尼克也只是摇摇头,再用德语回上一句,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还不忘在医生帮他处理伤口时,露出愤恨的表情,对菲律宾的治安大加谴责。

他的表现最终让负责此事的警官感到厌烦,但对多米尼克的盘问仍然进行了很久。他不得不忍受着疼痛和困倦一遍遍回答警察向他提出的问题,直到多米尼克和那个临时被派遣来的,只懂零星德语的警察再三保证,他只是个来到此处度假的游客,他不想这件事闹大,只求现在就回去旅馆,订一张明早就回国的机票离开。坐在多米尼克对面的警察站起身走出问询室,又过了好一会,角落的音响里传出一串不熟练的德语,他说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等多米尼克在马路边打到的士,返回别墅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到了天空的正当中。

多米尼克回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问清在他被带走之后,酒吧里又发生了什么。那场意外不仅仅让敦威治变成了惊弓之鸟,地狱天使的人大多也同样彻夜未眠。他很快就得知了他需要的信息:他们的人死了两个,伤了一个,纳赛尔手臂流血不止,哈扎卡则一大早就要人拿着箱子跟他出门。直到现在,人人不忘竖起耳朵,随时准备在下一次可能的警铃声响起时掏枪迎战。

多米尼克明白了警察们为什么会对他穷追不舍。留在酒吧里的,两具德国人的尸体让他们的精神颇为紧张,偏偏又冒出一个多米尼克,满身伤痕的被一通匿名电话送到了他们面前。

多米尼克感到自己的半边脸肿了起来,医院只负责帮他止住鼻孔流血,又做了次全身检查,确保他不至于因为这次的打击落下什么后遗症。多米尼克打发走下属,走进卫生间,他撩开衣服,从镜子里看到自己上半身的淤青几乎连成了一大片。多米尼克的嘴里还残留着血腥味,他张开嘴想看看自己的牙齿,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大门被打开的声音,等到多米尼克走出来,他和哈扎卡四目相对,后者露出一副恨不得当场杀了他的表情。

多米尼克心知肚明,哈扎卡有多盼着他能死,但事实是,多米尼克确实失踪了,再到现在,他居然又回来了。

“敦威治只给了我们这一个地址。”

“我当然这是你唯一的去处。我问的是,你他妈的怎么会在这儿?”

多米尼克看着哈扎卡,酒吧的事让他一夜之间变得狰狞了许多。他们仍在汉诺威的时候,哈扎卡总是喜欢把自己打扮得体面又自在。定制西服让他显得更像是个会在早晨喝过一杯咖啡后,走进途易*运筹帷幄的主管。哈扎卡喜欢掌控感,手握权力会让他感到很强壮。也因此,在他手下做事总能让人清楚感受到自己低人一等。再加上纳赛尔喜怒无常的性格,多米尼克加入地狱天使不久,就打听到了一大票人对双胞胎颇有微词。

哈扎卡带着一夜没睡的黑眼圈,身体紧绷,两只手几乎要攥成拳头的盯着多米尼克。他在等着多米尼克解释发生在昨晚的事,多米尼克则在想老爹那只早晚会长大,然后和老强尼缠斗的奶狗。

他决定让哈扎卡更恨他一点。

“看见我还活着你挺失望的是吧?”他这话是说给在客厅里的每个人听的。

“别想跟我耍什么花招,路德维希。”哈扎卡不等多米尼克话音落下就接了上去,“昨晚酒吧发生枪战的时候你在哪?”

“我被人绑架了。”

“绑架?哈!”哈扎卡像是听到了什么劣质笑话,他夸张的咧开嘴,尖着嗓子笑了一声,“你接下来是想说,你凭着自己的智慧从绑匪手里逃了出来,还是绑匪把你打了一顿之后,又突然回心转意,主动把你放走了?”

“我也在好奇这个。”

哈扎卡突然收起笑容,他们两个互相瞪着对方,多米尼克的眼睛开始发涩,他努力克制住眨眼的冲动,直到哈扎卡先这么做。多米尼克看到哈扎卡的鼻翼小幅度扇动了几下,哈扎卡接下来的一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我现在就杀了你。”

“老爹不会喜欢你这么做的。”

“老爹根本不会知道。你在昨天被绑架走之后就已经死了。”哈扎卡的双手攥紧又松开,“毕竟昨晚的绑架发生得那么凑巧。”

多米尼克几乎看得到哈扎卡脑子里在想些什么:那根本算不上一次绑架,更像是一次掩护。为了让多米尼克显得和他们的失败没有半点关系,甚至更可笑的,多米尼克这下反倒成了受害者,连带着他身上的伤都在帮他喊冤。

要是哈扎卡一开始就这么说,多米尼克的境况可能会变得大为不同,但可惜的是他说得太晚了。先前跟着哈扎卡进来的那人等在他们不远处,在听到哈扎卡的话之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去了。

“或许是有人想害我,也或许是有人想帮我。你不就想听到这个吗?真可笑,你留意过你身边的人都在想什么吗,哈扎卡?”

令多米尼克没想到的是,他的话竟然让哈扎卡产生了动摇。尽管哈扎卡很快就收拾好面部表情,但多米尼克还是注意到,哈扎卡迟疑了一下,他似乎想转过头去看谁。

“我会盯着你的,路德维希。”哈扎卡最后说道。

多米尼克越过他,哈扎卡的背后就是还歪在沙发上的纳赛尔,从他这里只能看到纳赛尔露出来的半个脑袋。多米尼克想起一个在地狱天使内部存在已久的流言:老爹只想留双胞胎里的一个,能证明他自己的那一个。尽管双胞胎总是形影不离,老爹也从未就此暗示过什么,但仍有不少人认为,早晚有一天他们会为了活命,拼上这哪怕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背叛另一方。

这个发现对多米尼克来说倒是个意外收获。他的腮帮因为和哈扎卡的对峙疼得要命,多米尼克半张开嘴,用舌头抵着后槽牙,想要稍微减缓点痛感,却没想到,他反倒把后槽牙顶出了血。

 “那你可要看仔细了。谁都不知道子弹最后会从哪儿飞过来。”他把手指伸进嘴里摸了一圈。再拿出来的时候,那上面沾满了泛着红色的口水。

“真该死。”多米尼克最后看了一眼哈扎卡,他没有做过多停留,转身走回卫生间,准备对着镜子再看看他那颗倒霉的牙齿。

哈扎卡愤恨的注视着多米尼克走进去,又过了一会,才要拎着箱子的人跟过来。他要那人先上楼把装着货的箱子安置好。多米尼克盯着镜子记下这句话,他嘴里的状况看起来很糟糕,他试着又用舌头碰了碰那颗流血的牙齿,几乎没怎么用力就把它推得动了一下。多米尼克决定去找个牙医看看,他从卫生间走出来,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哈扎卡正坐在沙发上等着他的兄弟从毒品里回过神来,直到多米尼克离开,他们两个谁都没有再看对方一眼。

 

多米尼克现在终于有时间想想绑架的事了。他走在通往牙科门诊的步行街上,兜帽帮他遮住了大部分行人好奇的目光。多米尼克低着头,阳光照射下,被投在地上的影子轮廓被描摹得清晰可见。

多米尼克还是很在意豺狼最后所说的话。他仍被关在警局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豺狼的口音究竟来自哪里。他是个西班牙人,也许这就是他为什么会想知道,双胞胎有没有去过他家乡的原因。

可即使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就算双胞胎真的去过西班牙,他们显然也已经做足了保密工作。否则豺狼就不会出现在这里,找上多米尼克去做苦差事。关于豺狼的身份,多米尼克有几种猜测,但不管哪一种都有说不通的地方。这让他感到很烦躁。菲律宾之行比多米尼克原以为的要凶险,他现在又被哈扎卡盯得死死的。多米尼克担心哈扎卡会私下给老爹打电话过去。要是老爹相信了豺狼和他是一伙的,那等他回去,真正的危机才叫正式开始。但如果他能赶在双胞胎之前善加利用这一点,事情倒是也有很大可能出现转机。多米尼克提醒自己,他要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

多米尼克突然感到一阵胸闷,他捂着嘴咳嗽了几声。豺狼踢在他胸口的那一下让他难受到现在,他觉得自己需要看的不止有牙医。

多米尼克转过街角,他已经能看到不远处医院的招牌。多米尼克决定把处理牙病作为当务之急。他做好了最糟糕的准备,直接拔掉那颗牙齿,但就在他迈开步子朝前走的时候,映入多米尼克眼中,一双熟悉的靴子让他临时改变了主意。

多米尼克几乎是在一瞬间屏住呼吸的。他昨晚被豺狼修理得很惨,得到的情报却少得可怜。多米尼克还记得他倒地后,透过黑布缝隙看到的那双靴子。现在靴子的主人就走在距离他不远处,从多米尼克的角度能看到他戴着一副黑色墨镜,混在人流里往前走。豺狼的相貌乍看起来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但他走路的样子出卖了他,不管他曾经在哪,接受过谁的或者什么训练,那些成果都被留在了他的身体上。一个普通人不会把每一步都迈得像是在行军,多米尼克把兜帽往下拽了拽,拉开了些二人的距离,跟在豺狼身后,朝着与医院相反的方向走去。

中午刚过不久的街上人流量很大,旅游的人和当地人混在一起前往他们各自的目的地,多米尼克不得不说着抱歉挤开周围的人,才能勉强保证豺狼始终在他的视线范围内。豺狼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地,只是径直朝前走着。多米尼克周围的景色变得越来越陌生,等他跟着豺狼走进一个巷口,多米尼克彻底不知道自己在哪了。

更糟的是,豺狼也不见了踪影。

多米尼克心里的不安此刻得到了验证,豺狼应该是早就已经察觉到自己被跟踪。他把多米尼克引到人烟稀少的地方,现在多米尼克反倒成了他的猎物。

多米尼克抬起一只手,碰了碰自己的侧腹部。M9手枪正静静躺在枪套里,多米尼克还在犹豫他应不应该用的问题。警察对枪声总是敏感的,他不想在这种时候再犯错。多米尼克决定再往巷子里走一段距离,他最终还是没有把枪拿出来。

他把兜帽从头上扯掉,多米尼克的视野范围立刻变大了不少。他尽量让自己走在巷子中间,提防有人从阴暗处突袭。这是一条一眼就能望得到尽头的小巷,他想不通豺狼是怎么消失的。

他慢慢朝前走着,已经过了大半个巷子。就在多米尼克决定加快步伐离开的时候,他的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多米尼克转过头,等他再醒过来,熟悉的黑布正绑在他的脑袋上。

操。

多米尼克的鼻梁痛得要命,他眨了好一会的眼睛才觉得不那么晕了。多米尼克这次被绑在了椅子上,豺狼的声音隔着半掩的门传进来,他似乎在和什么人打电话。多米尼克听到几声模糊的笑声,他猜和豺狼通话的人一定和他关系很好。豺狼的声音听上去很放松。

他们的通话很快就结束了,多米尼克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是脚步声。豺狼停在了多米尼克的面前。

“你朋友?还是你恋人。”

“那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弗莱迪。”

房间里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

“我原本想明天再去找你的,但没想到你先找上了我。”

“我更喜欢当主动方。”

多米尼克听到豺狼发出一声哼声。

“那就来和我说说吧,弗莱迪,你今天有什么收获。”

“我们住在一栋别墅里——这个我想你应该知道——双胞胎把货藏在了二楼。”

多米尼克和豺狼都在等着对方继续说话。

多米尼克想知道豺狼会不会主动问出西班牙的事。那将在一定程度上证明,货源和双胞胎哪个才是豺狼真正的目的。而对豺狼来说,那也是他最需要隐瞒的部分。

他们的谈话陷入了僵持,多米尼克能感受到,落在他身上的,豺狼的视线从未离开过。他们正在和彼此较劲。最终豺狼走开了,他绕到多米尼克身后,往多米尼克的手里塞了一把弹簧刀。

“等明天见面的时候,希望我们能对彼此更坦诚一点。”

多米尼克没有接话,他在房门关闭的声音响起后,按动开关,用那把刀子帮自己割开了绳结。

 

多米尼克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他还是去了一趟医院,尽管是为了鼻梁上的新伤,而不是牙齿。

多米尼克推开门,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双胞胎都坐在沙发上,他们看到多米尼克走进来,目光齐齐的望向了他。

“怎么了?”多米尼克被这个阵势搞糊涂了。双胞胎坐立不安的样子很少见,他感到有什么事发生了,却说不清这件事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

“你鼻梁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先开口的是哈扎卡。

“撞门上了。”

“鬼话连篇。”

“随你信不信。”

没有人再继续接话。这是多米尼克一天之内第二次陷入类似的僵持。他感到有些不耐烦,只想回自己的房间好好休息,但多米尼克也知道,他只能等在这里,等着双胞胎说出下文。

“你必须得帮帮我们。”纳赛尔打破了沉默,他因为长年吸毒而导致面容消瘦,那双本就很大的眼睛凸在眼眶里,死死盯着多米尼克,语速飞快的说道。

他的话引来哈扎卡一阵不满,多米尼克看到哈扎卡有一瞬间露出一副被羞辱的表情。他知道纳赛尔的话无异于是在对多米尼克示弱,这是哈扎卡最不愿意看到的,却也是他此刻不得不接受的。

“一天之后野狗会过来,但他还不知道我们交易失败的事。”哈扎卡替他的兄弟说出了后半句。



*途易:德国途易公司(TUI Group)是世界领先的大型旅游集团,成立于1997年,是欧洲最大的旅游企业,总部在汉诺威。

评论(6)
热度(58)

© 鱼缸泡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