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泡澡

桂冠从他的头顶扯下来,被扔在了沙漠里。

我好快乐 我是小熊软糖

+

像提缪尔这样一个面相凶恶的人,竟然在从军前做着艺术的行当。马克西姆把这话说给提缪尔听,后者嘲笑他的认知过于狭隘。提缪尔又问马克西姆,他以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马克西姆回答的时候头都没有抬起来。

“高普尼克。”马克西姆说。

“你认为我是个酒鬼?”

“不,你的脸还没有红到那么夸张的地步——当然也有可能是军队环境改变了你。我觉得你是个想试着找乐子的人,而且刚加入他们不久,才会有一副经验匮乏的样子。你明白吗,提缪尔?就是对如何放松神经不得要领。所以你的表情才会时常显得那么…”马克西姆停顿了一下,“白痴,对,就是这个词。”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空气一时间安静了下来。提缪尔盯着马克西姆,看他在给VSN...

+

他们的第一个吻发生在某个雨天,一段近乎俗套的剧情:临近放学时候,晴朗的天空突然开始下雨,一些带了伞的学生先行离开了,有人和他们结伴而行,剩下的又分成两部分,一些人把校服拉到脑袋上,踩着水匆匆跑远,另一部分则选择留了下来,等待雨势渐小,或是雨停之后再做打算。相泽消太属于最后一种人,他那时还没有束捆带能用来挡雨,就在换好户外鞋后站在房檐下发呆。和他同窗的人等得不耐烦了,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了学校,消太却仍是一副不那么着急的样子倚靠在柱子上。

他就是在这时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的。

消太听得出那声音属于山田阳射,班上最吵闹的人。他本想不去理会,但阳射锲而不舍的精神反倒在这个时候被体现的淋漓尽致。随着阳...

+

非常感谢!!!您画的超棒!!!


Redland红土:



 @鱼缸泡澡 老板的卡胖嘎情头稿!


我:大佬那个迷彩到底是像印泥还是啥样的啊。


大佬:【淘宝链接】。


我:粉底棒啊…(画了印泥。


+

【南韩组】Mirror Mirror on the Wall

友情向。

不是一个会让人感到开心的故事。

================================

很长一段时间里,南始终怀疑化哲敬是不是患有什么语言障碍。她极少见到有人能像化哲敬那样安静,要不是南之前听到过化哲敬说话,她甚至会相信707特殊任务大队招进来一个哑巴。

她那时刚从丘将军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南的个性无论在哪都能给她招来麻烦。她还在接受特种作战训练的时候就和丘将军起过不小的冲突,到了南真正加入707,丘将军几次找她谈话,两个人最后总是不欢而散。

上次队内联合演习时,南尝试使用了她才写出来不久的程序:一个能够骇入任何电子设备的逻辑爆弹。她的实验很成功,演习场一时间被PDA...

+

整理收藏夹发现写《铅》的时候还留下不少记录……稍微做了下归档,包括一些废稿和提纲。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丢在子博客里了

→这是地址←

+

© 鱼缸泡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