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泡澡

桂冠从他的头顶扯下来,被扔在了沙漠里。

【猎人组】五次蒂娜误解了马克西姆,一次她没有

猎人组了解一下

拖了很久的蒂娜视角写的后篇,女孩子好难写啊,写的可能不太好见谅。

不过倒是超开心,我永远喜欢猎人组


前篇:《五次马克西姆避开了蒂娜,一次他没有》

=============================

蒂娜从直升机上跳下来,她刚一站稳,就立刻把帽子和面罩摘了下来。直升机旋翼卷起的风吹乱了她的头发,蒂娜只是漫不经心地把不时扫到她眼前的那几绺别到耳后,用手轻轻按住,就不再去顾及其他。

她刚刚结束一次紧急任务,发生在塞萨洛尼基的事让她和她的队友都不好过。朱利安在交火中受了伤,尽管子弹没有射穿他,但留在小腿上的伤口还是让朱利安的行动变得迟缓了许多。马克西姆正把他半架在身上,扶着舱门往下走。蒂娜过去帮了他们一把,马克西姆对她点点头,他们三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早就等在停机坪的医护人员很快接手了他们,直升机随后也离开了这里。一时间她的四周变得安静下来,马克西姆正试图脱下他的手套。蒂娜抬头望过去,她注意到俄罗斯人的肩头有一小块还没干透的血污。

“你之后最好仔细清理一下这里。”蒂娜用手指指向她自己肩膀同样的位置。她的话让马克西姆的动作顿了一下,马克西姆似乎对蒂娜主动搭话的事感到颇为惊讶。他飞快扫了一眼,从喉咙里滚出一声模糊的单音,算作是对蒂娜的回答。他们两个继续沉默的朝前走着,在第三个岔路口分别转向不同的方向。蒂娜直到从浴室里走出来,都还在困惑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以至于要遭受马克西姆这样无端的漠视。

她把毛巾搭在头上,推门走进公共休息室。在她之前已经坐到沙发上的两人对蒂娜打了声招呼。

“欢迎回来,姐妹。”埃琳娜往旁边挪了挪,在她和萧美莲中间空出一个人的位置,“任务怎么样?”

“顺利解决了。”蒂娜坐了过去,她一向很喜欢休息室的这张沙发,恰到好处的柔软程度让蒂娜感到一阵放松。她重新固定了一下毛巾,抓着边角在后脖颈位置打了个结,“不过朱利安受了些轻伤。”

蒂娜带来的消息让另外两人发出略带担心的叹息,蒂娜简单说了说他们在塞萨洛尼基的经历,中途萧美莲去帮蒂娜接了一杯水,她回来的时候刚好赶上蒂娜谈及停机坪上发生的事。

“所以他什么都没说,就径直离开了?”

“差不多是这样。”

“你们在谈巴斯卡?”萧美莲把水递了过去。

“对。他可真粗鲁。”埃琳娜说。

蒂娜道谢后接过来喝了一口,她倒是同意埃琳娜的话,甚至在考虑把这解读为是俄罗斯人的本性使然。这么想会让蒂娜觉得好一点,她不希望在与队友相处的事情上惹出麻烦,尤其他们又同属于一个编队。

“也可能只是因为他讨厌我。”蒂娜为她的猜测皱了下眉头,“这不是个好消息。”

埃琳娜和萧美莲交换了一个眼神,萧美莲换了个姿势,她和蒂娜现在坐得更近了些。

“知道吗,蒂娜,在你回来之前,我和埃琳娜刚好也在谈同一个问题。”

蒂娜的视线落在萧美莲身上。

“对,实际上不止你注意到了巴斯卡的反常——我们管这叫反常,等会儿我会告诉你为什么的——我们有点担心你,所以稍稍交换了一下情报。”

“什么情报?”

 “还记得上次我们约了一起去实验室,结果你有事提前离开了吗?”埃琳娜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就接上了萧美莲的话,“其实当时巴斯卡也在,那个狡猾的混蛋在那里坐了有一会了,他挑了个挺隐蔽的位置检修绊雷,你走了之后我才注意到他的。他当时被电笔戳到拇指,闹出了点动静。我告诉他下次最好别那么粗心大意,巴斯卡开口回应我的第一句话却是,蒂娜怎么走了。”

“他没道理会这么说。”

“确实。所以我问了他同样的问题。巴斯卡却说这不关我事。”

“可这说明不了什么。”

“这当然可以。你还没有意识到吗,蒂娜,巴斯卡显然很在乎你。”

埃琳娜的话让蒂娜愣了一下,她不经常去揣度其他人的想法,也鲜少参与进其他姑娘对这类话题的讨论。她现在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萧美莲会把马克西姆对她的态度归类为反常,但这消息对蒂娜来说还是来得太突然了,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埃琳娜才好。

“当然这只是一个猜测,你知道的,毕竟不是每个俄罗斯人都像亚利桑德那样好相处。”萧美莲显然像是想起来什么,毫不遮掩的翻了个白眼才继续道,“我们想听听你对巴斯卡的看法。”

话语权重新被交还到蒂娜手里,她感到二人的视线都汇聚到了她的身上。蒂娜仍是一副颇为困惑的样子,她迟迟没有做出回应,直到伊莉莎的声音响起,坐在沙发上的三个人朝她的方向望过去,有着一头棕红色长发的以色列人和蕾拉一起走了进来,她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瓶运动饮料,不用猜就知道是刚从健身房回来。

蒂娜感到压在她旁边的重量立刻轻了一块,埃琳娜起身离开的动作没有一点迟疑。公共休息室随着大门被关闭,暂时陷入了略带尴尬的沉寂之中。伊莉莎表现得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拧开瓶盖喝了一口,语气轻松的问道:“我们错过什么了吗?”

“没什么。话题才刚刚开始。我们在谈巴斯卡的事。”萧美莲轻车熟路的对新来的两人表示了欢迎。

“哦,他终于跟蒂娜告白了?”伊莉莎坐在了埃琳娜之前的位置上。

“……什么?”蒂娜几乎是在伊莉莎话音落下的同时接上了她的话。

“这么说还没有?抱歉吓到你了,蒂娜,我以为这事已经成了。”

“不,等等,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蒂娜的视线在另外三人身上扫了一圈,她很快意识到,这件事只对她来说才是新闻。萧美莲甚至露出一副“我告诉过你”的表情对她点了下头。

“你们都觉得巴斯卡喜欢我?”蒂娜开始怀疑她的队友们是不是都疯了,“嘿,你们不明白,他不理我已经有一段日子了。甚至就在我刚刚结束的那个任务里,他还生气的瞪了我一眼。所以这怎么可能。”

“男孩们在面对他们喜欢的人的时候,都会表现得很蠢。”蕾拉想了想,又补充道,“不管他今年多大了。而且我打赌马克西姆那么做只是出于紧张。”

“没错。我上次去餐厅吃饭的时候,看到你路过巴斯卡的餐桌,就在你走过没多远,他失手打翻了一整瓶可乐。”萧美莲说。

“不会吧?!”

“相信我,你真该看看当时巴斯卡浑身湿透,还拼命想要扶住可乐瓶,以防被蒂娜发现的样子。”得到萧美莲肯定的答复后,蕾拉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她们之后又举了不少例子,就连蒂娜自己也在谈话中逐渐意识到,在先前那些被她忽略的细节里,蒂娜总能找到马克西姆的身影。

她变得有些心不在焉起来,围绕在蒂娜周围的声音慢慢离她远去。蒂娜盯着桌子上的一道划痕陷入沉思,她还在试图理清过去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她所接收到的信息。这几乎完全颠覆了先前蒂娜对她和马克西姆关系的定义,蒂娜不得不停下来重新思考这个问题,而她得出的结论又让她越发哑然。

马克西姆的种种行为都在印证一件事:他确实在暗恋蒂娜。

这反倒让蒂娜有些不知所措。她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有人在叫她,蒂娜抬起头,发现其他三人都正等着她。萧美莲先前提过的问题又回到她们中间,蒂娜这次还是没想好该如何作答。

“……我不知道。”蒂娜最后说道。她站起身,把毛巾散了下来,“我想我该去休息了,晚安。”她几乎是用逃的离开了休息室。

蒂娜对她的突然离席感到有些抱歉,但又没什么别的主意,好让她能更礼貌的从谈话中退出来。关于巴斯卡的讨论已经大大超出了蒂娜的预期。她多少接受了她的队友们提出的假设,而对现在的她而言,比起继续留在休息室,蒂娜更希望能找到一个安静的环境,好让她把整件事梳理清楚。

她从走廊里穿行而过,让蒂娜感到高兴的是,一路上她并没有再碰到谁。蒂娜打开寝室的房门,发现客厅的灯被熄灭,只留下一盏,散发着昏黄的光芒,笼罩住正蜷在沙发上的人。

莫妮卡正缩在沙发的一角剪趾甲。她的头发被松散的束在一起,歪在肩上,有几绺垂了下来,半遮在脸上,留下几道模棱的阴翳。蒂娜放轻动作把门关好,她和莫妮卡道了声晚安,本打算直接走回卧室。莫妮卡叫住了她,问她今天过得怎么样。

“哦。”蒂娜的回答变得保守了些,“很难说是好是坏。”

“你和巴斯卡也是这样吗?”

蒂娜停下转动门把手的动作,在装傻和接下话题之间犹豫了一会。莫妮卡的出现并不在蒂娜的计划当中。她还在想着她的床。公寓楼在隔音方面做得异常优秀,蒂娜只要推开门,迈步走进去,就能得到她的预期。她知道莫妮卡不会阻拦她,就像当她想离开休息室时,所有人都不约而同选择了和她作别一样。

蒂娜决定继续她被中断的动作,房门被推开了一多半,莫妮卡仍低着头,脸颊枕在膝盖上。

“任何时候,要是你需要,直接来找我就可以,亲爱的。”蒂娜半只脚踏了进去,她把道歉的话——为她准备直接离开——送到咽喉处,还没来得及说出来,莫妮卡赶在她之前开口道,“我有过类似的经历……和埃利亚斯。你可以依赖我——我们,蒂娜,别担心。”她声音轻得像是在呓语,莫妮卡微微别过头,让她的视线刚好落在蒂娜的身上。蒂娜大半个身子隐藏在黑暗里,加拿大人没有说话,她们就这样与彼此对视,蒂娜最终还是走回到客厅,坐在了莫妮卡身边。

“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消化干净这件事。”蒂娜停顿了一会才继续道,“……我和巴斯卡的交集并不多,而且基本都发生在演习或者执行任务的时候。你认为这足够让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吗?”

“或许吧。感情的产生总是微妙又复杂,甚至更有可能,哪怕你什么都没有做,他就已经喜欢上了你。”莫妮卡恢复了她先前的姿势,“巴斯卡和埃利亚斯又不一样,他原本就是个善于隐藏自己的人。所以这个理由恐怕只能由你亲自去问他。而且抛开这个不谈,现在更重要的是,你如何看待这一切。”

“你不是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人了。”

“但你还是要就此做出回答,蒂娜。”

“你和科茨也经历过这个?”

“我们之间的故事开始得有些诡异。”蒂娜看到莫妮卡笑了一下,她嘴角弯起的弧度让莫妮卡的面颊曲线显得格外柔和,“不过至少有一点,我们在接受彼此之前,就已经清楚了自己想要的,以及对方所能给予的。”

“我明白这个。我只是……发生得太突然了。今天之前我从没留意过这件事。”蒂娜深吸了一口气,她学着莫妮卡的样子,也埋进了沙发里,“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一直认为巴斯卡算是个可靠的人,虽然有些时候他表现得并不是那么回事。和他共事的几次经历告诉我,尽管巴斯卡不是完全的循规蹈矩,但他确实不会去做错误的事。这让我相信大多数人对他的看法都并不完全准确。”

蒂娜停了一下,她在思考接下来该说什么。

“巴斯卡总是能很快的就理解我的计划,并且也明白该如何配合我实践。我有时候会很惊讶,关于他在寻找解决问题的手段方面表现出的老道。而我也同样能够在第一时间帮到他,因为我熟悉他所熟悉的领域。那更像是……猎手之间的共鸣。在这方面,他带给了我此前不曾有过的全新体验,我甚至偶尔也会在某些时刻冒出,‘如果是马克西姆在这里就好了’的想法——我知道这话听上去有些可笑,莫妮卡,但我时常能感受到一种不可思议的默契出现在我们中间。所以要说的话,他留给我的印象分一直很高。而这也正是我不讨厌马克西姆的原因。”

蒂娜的话说得很慢,她时常需要停下来思考一番,才能找到适合的语句,用以描述她的感受。蒂娜很感谢莫妮卡没有在中途打断她。她直到全部说完,终于感到轻松了不少。

“事实上,我确实认为马克西姆会是个理想的搭档。只是他冰冷的态度让我感到有些受伤。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和他表示亲近,因为我觉得他讨厌我。”蒂娜想了想,她额外补充了一句。

“现在你知道他不是那么想的了。”

“对,这至少让我松了口气。”蒂娜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莫妮卡,“我很乐意和马克西姆成为朋友,如果对方也这么希望的话。”

莫妮卡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她有些意外蒂娜最终得出的结论。加拿大的姑娘仍在想着要维系她和俄罗斯人之间的情谊,但蒂娜的独白已经出卖了她,莫妮卡意识到,至少在此时此刻,这间屋子里只有她听出了蒂娜对马克西姆超出友情的爱慕。

莫妮卡决定帮她的朋友一把。

“那要是巴斯卡对你告白呢?要是他不仅仅想和你成为朋友,而是更进一步,更加亲密一些呢,蒂娜?”

莫妮卡的话问住了蒂娜。莫妮卡没有给蒂娜留下多少思考的时间,她又继续说道:“你注意到从刚刚开始,你就一直在用‘马克西姆’称呼他吗?”

尽管视野不佳,莫妮卡还是借着台灯投下的光束,寻到蒂娜飞快眨了下眼睛。

她猜蒂娜脸红了。

“总之,希望我们的谈话能对你有所帮助。晚安,蒂娜。”莫妮卡说完,用纸巾包裹住剪下来的趾甲碎屑,把它们丢进垃圾桶里,起身走向卫生间。她是直到快要关上门的时候,才听到从沙发的方向传来一声嗫嚅——蒂娜也和她道了晚安。


莫妮卡的话多少启发了蒂娜,她终于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具有说服力的理由,不管是用于解读马克西姆种种怪异的举止,还是她对马克西姆的看法。

她在那之后又去找了一次蕾拉,她们聊了很多,也谈得颇为愉快。蒂娜在与蕾拉作别时声明了自己的立场,紧接着,一场对马克西姆的“狩猎”开始了。

蒂娜试图去捕捉马克西姆逗留在她身上的视线,像一个猎手追逐猎物留下的蛛丝马迹。她很快就惊讶的发现,几乎每一次她和马克西姆同处一室,或者哪怕他们只是擦身而过,蒂娜都能从中很快辨识出俄罗斯人落下的情绪。有时他是紧张的,在马克西姆还没做好准备,他们两个就相遇的时候;有时他又是兴奋的,在演习过后,蒂娜摘掉面罩,对马克西姆微笑的时候;有时他又是关怀备至的,在蒂娜意外受伤,去医务室接受治疗时,蒂娜看到马克西姆从门口经过了三次。他急切地想要知道蒂娜伤势如何,又勒令克制住自己,装作只是恰好路过的样子,拎着扳手或是别的什么工具,在医务室附近徘徊。

蒂娜有几次觉得她差一点就能抓到马克西姆了,但她总是在关键时刻错失良机。蒂娜最后不得不承认,马克西姆是个和她一样经验丰富,而且足够优秀的猎手。他深谙所有躲开陷阱的方法,却还恋恋着蒂娜为追踪他而遗落下的痕迹,没跑多远就重新跟了过来,继续围着蒂娜打转。蒂娜欣喜于这游戏,就连她屡战屡败,从中品尝到的挫败感,都成为了乐趣的一部分。

一个月之后,蒂娜重新坐回到莫妮卡身边,她这次脸上带着微笑。莫妮卡被那笑容迷惑住,她们两个对视很久,莫妮卡才跟着笑了起来:“这么说你有答案了?”

“差不多。但前提是马克西姆要先开口提出来才行。”蒂娜语气轻松的说道,“毕竟他可是整整好几个月都没有理我,这算他欠我的。”

幸运的是,马克西姆没有再让蒂娜等上多久。她在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就得到了她想要的。


评论(2)
热度(70)

© 鱼缸泡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