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提问 归档 RSS 搜索 - 格塞罗穆剧场

鱼缸泡澡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20190427

和 @McMurphy 一起玩的写作练习小游戏

每周根据题目自由发挥写一个小故事。因为各自选得题目不同,为了 JUMP SCARE 节目效果决定标题统一放在最后展示。

 

--------------------

“这之后你会感谢我的。”摩洛哥说。

“为了什么?你杀了我这件事吗?”奥歇说。

“对,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你会感谢我杀了你。”摩洛哥换了一只手拿枪,枪口仍稳稳的对准奥歇的眉间。他们面前摆着一本看起来被翻阅过很多次,导致边角地方损耗严重的牛皮纸记事本。那是摩洛哥带来的,而在摩洛哥把记事本丢到茶几上之前,奥歇在大约整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都以为他再也找不回伴随他多年的日记了。

常言道,逝去的就让它逝去吧。奥歇这么做了,而在他新买来的那本上面,至今为止奥歇只来得及用过一页纸。

他在上面是这么写的:

我决定放弃继续寻找我们唯一的共同财产了。或者你这么理解也行,我厌倦了和你玩‘最亲密的陌生人’的游戏了。我们编出各种各样的理由对好奇的人群解释,为什么我们的身上会有一道纵向贯穿身体的伤疤。我对约翰说,那是我小时候被绑架,劫匪虐待我时留下沉痛回忆。你给弗朗西斯的说法则是,我自己做的,因为我有强烈的自虐倾向——那害得我差点被开除,谢谢你的帮忙。我最讨厌你给玛瑞的说法,就因为那是你,我们,唯一一次说实话,说这道疤是一道分界线,是我们一起完成的。为了划分权力,为了让左半边行使你的权力,右半边行使我的。

而这遭至的结果是把玛瑞变成了一个跟踪狂。甚至就在我写下这些的时候,她还躲在前院树后面试图往我的房间方向窥探。我很为她感到难过,她原本是个很不错的心理医生,直到她被卷进我们中间,成了你和我的牺牲品。

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像比利一样和平共处,或者Youtube上的韩国小女孩。为什么我们就不能一起坐下来,开一场团体心理治疗,谈谈我们之间的问题和矛盾,而是一定要一人掌控一半的身体使用权,试图用左手杀死右手。我真的厌倦了和你的争斗。

“因为里奥不想让事情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结束。”摩洛哥说,“他认为你们必须经历过足量的痛苦。”

“痛苦不是一个能被衡量的单位。”奥歇说。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这么觉得。但里奥不这么认为。所以我来了。”摩洛哥说。

“因为痛苦已经足量了?”

“因为痛苦已经足量了。瓶子满了,你们中间得有一个人负责离开,这样做可以把瓶子抽空,留下来的人就能拥有新生活了。”

“里奥告诉你的?”

“我从他丢给我的笔记本里读到的。”

“他没写过这些。”

“他偷走之后写了。”

一阵沉默。

“你知道你自己是个怪人吗?哪怕在我见过、杀过的这么多人里,你也够得上怪人标准了。”摩洛哥说。

“如果你是在夸我。”奥歇迟疑了一下。

“不。不、不。别那么认为。别觉得我在试图和你亲近。”摩洛哥说,“要是我对目标产生好感,我就下不去手了。”

“你准备开枪了吗?”奥歇说。

“对。而且我没有带消音管,现在的时间又不算太晚。总会有人听到枪声,然后报警。你会活下去的。”摩洛哥说。

“里奥和你说过为什么他决定杀死我吗?还是因为我抱怨得太过头了。”奥歇说。

摩洛哥看了他一眼。

“你看,这就是我会觉得你是个怪人的原因:里奥对我下的订单是杀死里奥,留下奥歇。”他说着,把枪口移向奥歇的左胸腔。

“…什么?”

回答他的是一声枪响。

 

被留在茶几上的牛皮纸笔记本最后一页是这样写的:

我认为玛瑞是对的,我们实验了这么多年,尝试用我们自己的方式去解决童年带给你的阴影,但我们从来都是失败的。更甚者,当初劫匪在你身上未完成的事,最后我们亲手完成了它。他成了你的恐惧,你的鬼魂,你的另一个自我依附在你身上。但事情不总是会因为抗争而变好,尤其当你只是为了逃避才这么做的时候。否则我们就不会有机会认识玛瑞了。虽然时隔多年,我和你一样怀疑我们还能不能‘放下过去,继续前进’,但我想至少我可以帮你争取来改变的可能。珍惜机会,行吗,伙计。



一秒之内会发生什么

看到这个题目脑子里出现的第一句话其实是“她眨了一下眼睛。”赛朋背景下一个失败的女性杀手在小巷里和她的搭档抓狂,为她跟丢了她的目标,就在她眨眼的瞬间,她的目标从小巷尽头路过,而她错过了。←大致这样的一个故事。至于为什么最后变成由无休止的对话构成的DID相爱相杀嘛……一方面我最近真的很喜欢谈话。无目的的,为打发时间而进行的谈话,另一方面,动笔之前某个没睡醒的早晨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一个不信任自己的人会如何杀害他自己。把个人当作必须尽全力对抗的敌人对待,并相信这正是‘我’的使命,为能够继续生存所交出的代价——或者换言之,所付出的,“足量的痛苦”。

而里奥对此给出的回答是,咱们不然再试一次吧,相信假想敌只是假想敌,即使不自我惩罚,一个人也能安全的存活下去。要是你还不信,那就干脆由我来先帮你把你的敌人杀死。

所以某个夜晚,摩洛哥敲开了奥歇的家门。

一秒之内会发生什么?你永恒的敌人死了,你安全了。

评论
热度(2)
©鱼缸泡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