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泡澡

桂冠从他的头顶扯下来,被扔在了沙漠里。

小提缪尔森林历险记

是给一个小朋友写的睡前故事。

没什么逻辑。在lof存个档。

============================

提缪尔是个和他的家人住在一起的小男孩,他们生活在一个临近森林的小镇里。他有一个还算美好的童年,小镇里的人都很和善,提缪尔喜欢在夏天的时候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去森林里玩耍,他们总是能在小溪旁,还有树林间玩的很开心。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很久,伴随着提缪尔慢慢长大,十岁的他去森林里更多的是为了写生。他从还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了画画,也在这方面很有天赋。提缪尔的妈妈总是说,我的小提缪尔,可是要成为一个小画家呀。每当这个时候,提缪尔总是会感到有些害羞,但他仍然很高兴他的爱好能得到家人的支持

又过了几个月,小镇的平静被打破了,森林边沿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竖起了木头栅栏。提缪尔有一天早上看到,有一队陌生人神情凝重的背着猎枪,绕过栅栏走进了森林。提缪尔问他的爸爸发生了什么,他的爸爸说,森林里来了一只很可怕的恶狼,只有那些勇敢的猎人才敢去挑战它,把和平重新带回小镇。

提缪尔也被禁止再接近森林,他被告知这只是一时的,但随着时间流逝,冬天降临这个小镇,他也没有看到那些曾经消失在森林里的猎人回来。而他的写生,也因为那只恶狼而停下很久了。

冬天的第一场雪为这个小镇装点上了一片银白,提缪尔又问他的爸爸,春天来的时候,我能去继续写生了吗?那些了不起的猎人,也会平安回到小镇里来了吗?

他的爸爸久久的看着他,然后给了小提缪尔一个拥抱。提缪尔听到他的爸爸说,他们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我的提缪尔。我很抱歉。

这是小提缪尔在他短暂的人生中第一次体味到,来自一个被他视为不会倒下的人的脆弱。他还太小,不明白他的父亲所说的死是怎么一回事。提缪尔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他的房间,那也是他第一次失眠。等到第一缕太阳照耀到大地上的时候,提缪尔起床,换下睡衣,他为自己准备了一个小小的旅行包裹,把几年前做的那把木头枪塞进去。他给他的家人留了一张写满了歪歪扭扭的字迹的纸条,那上面说,他要去森林里,杀死那匹坏狼,再把那些伟大的猎人带回小镇。

他就这样悄悄离开了他生活了近十一年的小镇,翻过木头栅栏,走进了森林里。

他在森林里遇到的第一个人,是一个带着铁头盔的怪人。提缪尔远远的就看到了他,那人扛着一架提缪尔从没见过的机枪,正寻找着什么。提缪尔小心的跟在他身后,却还是因为不小心踩响树枝,被那人发现了。

 “谁在那里?”怪人问道。提缪尔被他的粗声粗气吓到,不敢从树后面走出来。那人等了一会,看没人应答,以为是附近有什么他漏掉的猎物。他把扛在肩上的机枪卸下来,架在地上。“我要准备开枪了!”他吆喝了一声。提缪尔紧紧抱着他的小包裹,又犹豫了一会,才怯生生的走出来,壮着胆子朝怪人喊道:“请你不要开枪!我很害怕!”

那怪人没想到会看到一个孩子,他摘下头盔,提缪尔这才看出来,所谓的怪人原来只是他自己在吓唬自己。

 “哦,瞧啊,我有好几年没在这片森林里见过孩子了。你迷路了吗?”怪人——或者现在称呼他为一个陌生人更有礼貌一些——说道,“来我的身边,我很抱歉吓到了你。我在追踪一只小鹿,你的脚步声听上去就像它溜走的声音。”

提缪尔走近了陌生人,他抬头看着他,那人努力露出一副笑脸,他看起来不那么擅长应付小孩。“我叫提缪尔。我没有迷路。”提缪尔决定率先表现一番自己的成熟,好让这个陌生人知道,他已经是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小男子汉了。

 “提缪尔。你好啊,叫我亚历桑德就行。”亚历桑德被提缪尔摆出的姿态逗笑,他现在感到放松了一些,“那你来森林里又是为什么呢?这里很危险。森林的深处有一头恶狼,它会吃了你的。”

 “我不怕!”提缪尔说道,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就是为它而来的。恶狼夺走了小镇里的猎人,还带走了爸爸的笑容,我想找到它,然后给小镇重新带去安宁和快乐。”提缪尔甚至向亚历桑德展示了他自己做的木头枪,他相信这柄倾注了他的心血的造物能够帮助他打败恶狼。

亚历桑德听完后沉默了一会,他收起机枪,重新抗在肩头。“我比你要更为熟悉这片森林,小提缪尔,我很欣赏你的勇气,如果你不介意,我希望能够和你一起去讨伐恶狼。”

 “那太好了!”提缪尔接受了亚历桑德的请求,他很高兴能够有一个人陪他一起在森林里探索。尽管提缪尔从没对人说起过,但他其实很害怕入夜之后的森林。黑暗害得他做噩梦,但如果有亚历桑德陪着他,提缪尔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在旅行的过程中,提缪尔很快就和亚历桑德成为了朋友。有一天清晨,提缪尔和亚历桑德像往常一样朝着森林更深处走着,提缪尔首先发现,在远处有一缕炊烟升起。

 “快看,亚历桑德!有人在那里!那可能是我在找的猎人。”提缪尔显得很兴奋,但是亚历桑德却有些担心,他在森林里生活了很久,却从没见过除他之外的其他人。但不等亚历桑德提醒提缪尔,小提缪尔就已经率先快步走了过去。

随着他们走近,一个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那是一个正在烤兔子的男人,他的身旁也摆着一个头盔,样式却和亚历桑德的大为不同。看到提缪尔和亚历桑德出现在他的面前,男人显得有些意外,他很快摆出一副好像在生气的面孔,挡在提缪尔和亚历桑德面前:“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也不喜欢你们。所以你们现在就该离开。”

他的话让提缪尔感到有些受伤,他没有退让,反而朝前迈了一步:“我为我们打扰了你吃饭感到抱歉,但是你也不该这么没有礼貌的说话。你伤到我的心了,而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男人不再说话,他还是坚持挡在他们面前,不让他们通过。就这样僵持了一会,一股糊味从他们背后传来,男人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在烤的兔子。他慌忙去抢救他的午餐,但兔子已经被烤焦,不能吃了。

这让男人感到很沮丧,他坐在石头上,满脸不高兴,他开始慢慢收拾被烤焦的兔子,准备好了接受自己今天要饿肚子的事实:“你们最好趁现在通过这里。等我改变心意,你们就只能原路返回了。”

但小提缪尔没有跟着亚历桑德一起走,而是在原地又站了一会,他下定决心般把之前他和亚历桑德一起打猎得到的食物从包裹里拿出来,走到男人面前,蹲下身,把食物递给他:“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分享。”

男人对提缪尔的这个举动感到很意外,他有些手足无措的接过生鹿肉,挠了挠头,又拿出一把刀,把鹿肉均分成了三分,串到烤肉签上,插在还没灭掉的火堆旁。他这时候改变姿势,半蹲在提缪尔面前,搓了搓手,好搓掉手上沾上的灰烬和泥土:“我为我刚刚的粗鲁道歉。我总是容易惹人生气,所以才会来森林深处定居。我不想伤害谁,但就在刚刚,我还是伤害到了你。”他伸出一只手,“你能原谅我吗?”

提缪尔对男人露出一个笑容,他握住了男人的手:“请别介意,先生。叫我提缪尔。”

“我是舒拉特。”男人说道。他又站起身和亚历桑德握了握手,并且邀请他们一起享用午餐。舒拉特很好奇为什么亚历桑德和提缪尔会来到这里,提缪尔把他的故事告诉了舒拉特,舒拉特感到很吃惊。

 “哦,我听说过恶狼的事。据说它居住在比这里更深的森林里,有着可怕的獠牙利齿。凭你们两个是很难战胜它的。”舒拉特有些担心的说道。

 “我知道。但是在我之前,已经有猎人为此献身。他们为了保护我们挺身而出。我希望我能成为像他们那样勇敢的人。我也希望和他们一样,为了同样的目标献身。我不怕那匹恶狼。”

提缪尔的话打动了舒拉特,他咽下最后一口鹿肉,然后问道:“能算上我一个吗?我自己之前做了一些小东西,原本是为了防身用的,但我想稍稍改造一下的话,我可以帮上你们的忙。”

就这样,舒拉特也加入了他们讨伐恶狼的队伍。他们三个人继续向森林深处走着,周围的景色变得越来越可怕,也越来越幽暗。提缪尔有的时候会在深夜被噩梦惊醒,这个时候,负责守夜的亚历桑德,或是舒拉特就会陪着他一起坐在火堆旁边,等着那梦魇慢慢退去。

又过了些时日,他们终于走到了森林最深处,那里如同传说中的一般,有一个一眼望不到头的山洞。他们三个人都意识到,这就是先前在小镇引起风波的恶狼的藏身之所。尽管他们谁都不知道在踏进山洞后,他们将面对什么,但没有人在向前迈步时犹豫过半分。但就在他们即将进入山洞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你们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这个意外出现的声音把他们三个吓了一跳,亚历桑德几乎架起他的步枪,而舒拉特也拿出了他的俄罗斯套娃。但等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个抱着一大捆木柴,一脸警惕又困惑的人。

 “我是提缪尔,这是亚历桑德和舒拉特。我们是来讨伐恶狼的。”提缪尔小心回答他的问题。带着一顶兜帽,背上背着猎枪的人一直在凶狠的盯着他们看,这让提缪尔有些害怕。但他还是很勇敢的做完了自我介绍,而且声音没有颤抖,“你又是谁?”

 “我是马克西姆,是个猎人。”他的话让提缪尔感到大大的震惊:“你是一个猎人!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爸爸告诉我说,你们都已经‘回不去了’。”

 “我们中的大部分人确实都回不去了。我很抱歉。”马克西姆向他示意了一下山洞不远处那一排墓碑。“至于我,我有自己的理由留在这里。”

还不等提缪尔问那是什么理由,从山洞里传来的动静就打断了他。提缪尔的第一反应是恶狼被惊醒了,但等他看清楚那声音的主人,却发现那是一个染着棕色头发的女性。她看到提缪尔,同提缪尔看到她一样感到意外:“马克西姆,这些人是谁?”

"提缪尔,亚历桑德,舒拉特。别问我他们是来干什么的,我也不知道。"马克西姆话音刚落,提缪尔就接了上来:“我们是来讨伐恶狼的。”

他的话让马克西姆和那个女性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从山洞里走出来的女性仔细看了看小提缪尔,又笑了出来:“真了不起。”

 “我是说真的。恶狼让小镇的人都很不安,它还夺走了那么多猎人的性命,我想向它复仇,好让大家能够重新露出开心的笑容。”提缪尔又重复了一遍他对亚历桑德和舒拉特都说过的决心。他的话让那个女性和马克西姆都陷入沉默。又过了一会,棕发女性蹲下身,让自己和提缪尔视线齐平。

 “你是个很勇敢的小男孩,提缪尔。我叫蕾拉,很高兴认识你。但是现在你可以回去了,恶狼在很久以前就被打败了。你和你的家人不必再为此而担心了。”

蕾拉的话让提缪尔感到意外,他感到很困惑,而这个时候,马克西姆也走了过来,他先是和舒拉特还有亚历桑德分别握了握手,紧接着讲起了他和蕾拉的故事:“很久之前的那次讨伐让我们的损失惨重,但是到最后,我们借助蕾拉的帮助打倒了它。但恶狼是个很可怕的造物,尽管我们打倒,杀死了它,但它在临死前却给了蕾拉一个诅咒。它愤恨蕾拉帮助了我们,才导致它的败北。它诅咒蕾拉将终身忍受被恶狼的怒火烧灼的痛苦,并且不得再离开森林半步。我的其他同伴都筋疲力尽,选择了离开森林各自去养伤休息,而我留了下来,好照顾蕾拉,帮她做些我力所能及的事。”

马克西姆讲述的故事让提缪尔深受感动,他严肃的走到蕾拉面前,努力踮起脚尖,朝她伸过去一只手:“谢谢你。”

蕾拉露出很灿烂的笑容,也握紧了小提缪尔的手:“也谢谢你们。”

他们一起在山洞里度过了一个很愉快的夜晚,马克西姆,蕾拉,舒拉特和亚历桑德四人合作,捕获了很多猎物,小提缪尔也帮忙抓了不少的鱼。他们大大吃了一顿,直到半夜,还剩余了很多吃不下。

第二天清晨,提缪尔,舒拉特和亚历桑德告别了马克西姆和蕾拉,踏上回去的路,尽管很不舍,但提缪尔仍然不得不和他的旅途伙伴们一一道别。但与去的时候不同,在提缪尔翻越木头栅栏重返小镇的时候,他的包裹里除了他的那一柄小木枪,还多了一些其他的东西。马克西姆送了他一把小刀,蕾拉给了他一个护目镜,舒拉特送了一个小小的套娃,亚历桑德则给了他一个五角星饰品。提缪尔带着这些礼物,在一个太阳高照的中午敲响他许久不曾回来的家门,来开门的是他的妈妈。看到提缪尔站在门前,他的妈妈流出泪水,一把把他抱在怀里。

 “哦我亲爱的提缪尔。你这段日子都去哪了?我们都很担心你。”

 “没事的,妈妈,我很好。”提缪尔像个真正的男子汉一样拍了拍他母亲的后背,安慰道,“木头栅栏可以拆掉了,以后你们不必再担心恶狼的问题了。”

又过了一段日子,春天终于到来了,恶狼也真的没有再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镇上第一朵花开的时候,大人拆除了木头栅栏,提缪尔终于又可以像以前一样自由自在的去森林里写生了。他有的时候还会去森林深处找他的朋友们一起玩,失踪上几个小时之后又平安的出现在人们的视线范围里。但他没有和任何人提起他的秘密伙伴们。而他也一直像这样幸福快乐的度过了他的一整个童年时光。


评论(3)
热度(34)

© 鱼缸泡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