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泡澡

桂冠从他的头顶扯下来,被扔在了沙漠里。

【Bandit个人向】铅 01

是个主要讲bandit的故事。发生在他做卧底的时间段。有jackal和另一个彩蛋人物参与出演。

时间在2007年4月左右。

设定上Jackal这次属于私人行为,所以档案上没有留下任何有关他的行动的信息。

题目取自《毒枭》里的一句话,“他(巴勃罗)有两个武器,贿赂或谋杀(银或铅)”。因为这是个充满暴力的故事所以就只剩铅了。

最后补一句,希望不要屏蔽我…不想搞外链了好麻烦

===============================


Chapter. 1


多米尼克·布卢斯梅耶尔是被冷水泼醒的。他几乎是在恢复意识的同时取回了痛感。他的脖子僵硬,因为晕倒前的冲击一动不能动。多米尼克怀疑自己已经死了,发生在酒吧里的枪战终归还是要了他的命,只不过他不是直接死于子弹,而是来自某人趁乱从背后下的黑手。

在相对狭窄的地方起冲突就是有这点不好:灯亮起来之前,谁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打了谁,又杀了谁。

“醒醒,现在可不是继续睡觉的时候。”

所以我还活着。

多米尼克的头顶传来一个男性的声音,他想抬头看看那究竟是谁,视线里却只能捕捉到一个模糊的人形站在(或是坐在?)不远处。多米尼克多少能确定就是这个人打晕自己,又把他带来了这里。现在那个罪魁祸首用黑布遮住他的双眼,又把他绑了起来,要他跪在地上看他。

多米尼克尝试绷紧身子,他很快就发现,绑住他的人手法很专业,他被牢牢的困在原地,别说是暗动手脚挣脱开,他甚至连动一动都成问题。

“你是谁?”

多米尼克的后颈还是很痛,他的嘴里也干得要命。这意味着距离枪战发生已经过了至少四五个小时,现在大抵是午夜。多米尼克吞了口唾沫,他回想起就在双胞胎讲笑话的时候,他们中的一人突然倒在地上。酒精和香精味里很快也混上了血腥味,酒吧的歌舞升平被涌进来的警察们挤走,他们带来暴力和杀戮,以期在目标彻底反应过来之前结束任务。多米尼克紧跟着双胞胎掏出枪朝来人射击,一边在随行人的掩护下撤离。但多米尼克的运气不好,陷入恐慌的人流冲散了他和大部队,他只能趁乱随便找了个紧急出口偷跑出去。还不等他看清警察的封锁圈是否已经包围过来,来自身后的打击就把他带进了黑暗。

多米尼克昏过去之前想的最后一件事是,双胞胎把这次交易搞砸了。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我有用,弗莱迪·路德维西。”

这么说他已经搞到了我的假名。多米尼克没有立刻搭话。他多少搞清楚了现在的情况:这是一次有预谋的绑架。说话的男人可能是为敦威治*,也可能是为地狱天使而来(多米尼克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他想要从多米尼克这里得到什么。多米尼克第一反应是有关这次敦威治和地狱天使的毒品贸易合作细节,那么有关他的身份,几乎也就剩下了两个选择:警方或者仇家。

“你为什么而来?”

“别着急,弗莱迪。我们有的是时间。”多米尼克听到布料摩擦的声音,那人在他的面前走动——一个标准的审讯开始的信号。

“你们是坐汉诺威-吕宋*的班机过来的,昨天上午刚到。首先下来的是哈扎卡·卡尔扎伊和纳赛尔·卡尔扎伊,那对小有名气的阿-德混血双胞胎。然后是你——我对你的穿衣品味持保留意见——紧跟着的五个都只是小角色。敦威治的人把你们接上了车,下午的会议原本定在一间正式的会议室里举行,但到最后,你们还是去了一家私人酒吧。我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吗,弗莱迪?”

“没有。”

或者倒不如说是细致过头了。多米尼克现在的姿势害得他不得不时刻保持身体前倾,以减轻压在腿上的重量。即便如此,他的腿仍不可避免的开始发麻。针刺般的不适感爬上他的皮肤,随着多米尼克每一次细小的挪动逗弄着神经末梢。再过不久多米尼克就会彻底感受不到下肢的存在,到了那个时候,他的负担反而会减轻一点,但在那之前,多米尼克要遭得罪还会有不少。

他又试着活动了一下脖颈。现在感觉好一点了。多米尼克在黑布后面眨了几下眼睛,站在他面前的人停了下来,多米尼克能感受到他的视线正看着自己。他大概在等着多米尼克问他些什么,或者只是大喊大叫,说出一些威胁性的话,话题才能继续按照那人剧本里写的那样进行下去。他已经告诉了多米尼克,他们一踏上这片土地就成了他的猎物,除了他想得到的细枝末节,他对他们的行踪无所不知。敦威治的保密工作就做得这么差劲?还是菲律宾安逸的环境已经惯坏了这里的毒枭,导致他们真以为就算自己招摇过市,也不必为躲在暗处的杀机担心?

多米尼克咬紧了牙关:老爹还真是给他们找了个送死的好去处。

他是在临行前一天才被老爹叫过去的。多米尼克推开门的时候,掌管汉诺威地狱天使分部的头号毒枭正在逗弄一只新运来的小奶狗。多米尼诺认出那是一只杜宾犬。

“老爹,你找我?”

蓄着多尼戈尔胡型的中年男性朝多米尼克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多米尼克关上门,坐在会客椅上等着老爹开口,但招他过来的人视线却始终没有从小狗的身上挪开。装修豪华的办公室里一时间只听得到奶狗的呜咽。多米尼克等待着,他在猜老爹——布鲁门多·冯·卡让,他卧底任务的头号目标——到底想要和他说什么。

“弗莱迪,我的男孩。”布鲁门多把手按在杜宾犬的脑袋上,小狗被迫身子连着头贴在办公桌上动弹不得,“野狗是怎么和你说这次的活儿的?”

野狗是布鲁门多最忠诚的左膀右臂。他在几日前找上双胞胎,要他们去菲律宾谈一次合作。他特意提出要多米尼克与他们同行,双胞胎对此表现出的,不同寻常的警惕让多米尼克不得不怀疑他们是否已经从中预见到了什么。

“我只知道我们要出远门了。”

“说得不错。希望东南亚的气候不会让你犯上水土不服。”房间里又安静了两三秒,“你看,弗莱迪,我最近常常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已经养了三条杜宾犬了,这是第四只。等再过几个月,它就会和它的兄弟们一样成长成训练有素的缉毒犬,这是件好事,又不完全是。野狗总是说,我用不到这么多牲畜帮我做这些事。他是对的,我也知道。但我不能就这么平白无故把先来的杀死,它们至少还帮过我的忙。就在几年前,你还没来的时候,有个刚开始做的毒贩子想用劣等货捞油水,结果老强尼嗅出了他的阴谋。我的人给了他们一点教训,当天晚上强尼得到一顿丰盛的晚餐,为它的战果显赫。但事情不总会那么顺利。就好比双胞胎上次的失败害得我损失了不少钱。”

“我有耳闻。那确实是个不幸的事故。”

“他们是这么对你说的?‘事故’?”

多米尼克不太确定他该怎么回答这句话,好在布鲁门多很快就对这个插曲失去了兴趣:“我们中的一些人同意是时候该为地狱天使更替一次新鲜血液,就我个人而言,继承了一半阿富汗血统的人终归不是那么值得信任。”布鲁门多的德语发音此刻标准到了骨子里,“我记得你是柏林人,对吧,弗莱迪?”

“是的,老爹。”多米尼克用同样标准的德语回答道。他现在多少明白布鲁门多叫他来的原因了:不管双胞胎为他做成了多少事,被这个新纳粹主义分子看进眼里的却仍只有偶然的一次失败,还有他们两个早就不知所踪的难民父亲。

“那就太好了。我还在想着我能去哪找到第二个像你一样聪明又能干的本国人。”布鲁门多又开始逗他的那只小奶狗,“但我们还是要和中东人做生意。利益关系总是搞得我头痛。所以我最多只能给你一个机会,弗莱迪。菲律宾对毒贩来说是个好去处,那儿总是充满了多到用不完的机遇,不过我也确实听说在棉兰老出了个讨人厌的市长*。所以这个事要取决于你。”

“是的,老爹。”多米尼克在等着布鲁门多说出最后几句话。

“我准备等这只长大以后,让它和老强尼斗一斗。赢的那一个晚上能吃到最新鲜的狗肉。”布鲁门多用食指顶着奶狗的肚子,没怎么费力就推得它打了个滚,“别让我失望,弗莱迪。”

“我明白,老爹。”多米尼克站起身退了出去。


多米尼克重重地倒在地板上,他的胸口被来了一下,绑架他的人穿了一双质量上乘的皮靴,鞋尖的冲力让他整个人缩成一团。多米尼克闷咳了几声,又被他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得更厉害了些。他们的谈话进行的不大顺利,多米尼克很快就通过那人的几个问题摸清了他想从多米尼克这里得到什么——他似乎也根本没想着要隐瞒。双胞胎的菲律宾之行看起来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先是老爹的那番意味深长的说辞,紧接着是当地警察,再然后就是那人所代表的另一股不知名势力。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多米尼克知道居住在菲律宾南部的不止有一个铁血市长。他现在唯一感到庆幸的是敦威治的总部建立在吕宋*。

“听着,我只知道那批新型货源会作为这次交易的筹码,但要是你想拿到那批货,你绑架的就他妈…咳…不该是我。”多米尼克的呼吸里带上了血腥味,先前打在他肚子上和脸上的几拳现在开始发挥后劲,多米尼克好不容易变僵的两条腿也随着他倒地慢慢恢复着知觉。钻心的痛楚混着恼人的酥麻感让多米尼克一时间动弹不得。蒙在他眼睛上的黑布歪掉了几分,他得以看到那双踢了他的靴子停在他的面前。

“这么说你无关紧要,是吗,弗莱迪。”那人思考了一会多米尼克的话,然后说道。

多米尼克觉得这不是个好兆头。

他的预感在接下来的几分钟之内就得到了验证。靴子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又很快折回来,蹲在他面前。多米尼克感到自己的头发被揪住,那人把他从地板上拉了起来,一小块冰冷的硬铁抵在了他的额头上。

多米尼克听到保险栓拉开的声音。

“你们这样的人我见过挺多的了。总是带着一种奇怪的自信,觉得坏事不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不,别。”

“又或者即使发生了,也能想到办法摆平。总是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就像疯狗一样冲出去,受人驱使,还乐得其中。”

“我能帮你拿到货,我能。”

多米尼克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现在才知道呼吸困难到底是什么意思。那块黑布彻底被男人投下来的阴影遮蔽,他的喋喋不休多米尼克几乎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快想,多米尼克,快想想你还能说些什么。

“你先前就已经对我说了实话,弗莱迪,你拿不到。再说你的承诺没有任何保障,不是吗?”

他说得对,我得拿出足够的筹码。让他不杀我的筹码。

多米尼克被派遣到汉诺威地狱天使做卧底的生涯还不到一年,他能像现在这样直接接触到双胞胎,甚至是老爹,已经算进展顺利得大大超出他的预想。他在某次和他的上司秘密通话的时候,后者曾乐观估计多米尼克将成为一股间接撼动地狱天使根基的力量。但如果多米尼克在这里死了,在一个他甚至都不知道在哪的地方被射杀,GSG9或许永远都找不到他的尸体。他的死将变得毫无价值。

快想,多米尼克,想想你能给他什么。

“你这个混蛋小杂种。”

你这个混蛋小杂种。

这话多米尼克听其他什么人也对他说过。

“…塞德里克。”

“什么?”

“塞德里克·路德维希。我哥哥。”多米尼诺没想到他直接把塞德里克的名字说了出来,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他是个毒贩,几年前想用劣等货私底下捞油水,结果被双胞胎发现,他们杀了他。”多米尼诺的胸口又开始隐隐作痛,随着他的话脱口而出,多米尼克开始越来越清晰的意识到他命不久矣,“我不是什么疯狗,我是来复仇的。血债血偿……我想搞死他们,就凭这个,我能…咳……我向你保证我能拿到你要的货。”

房间里陷入了一片寂静。就在多米尼克觉得那人马上就要扣动扳机的时候,抓在他头上的力量突然消失了,多米尼克失去支撑,重新倒在地板上。他大汗淋漓,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能找到你一次,就能找到你第二次,别忘了这点,弗莱迪。”

多米尼克听到布料摩擦的声音在他的头顶响起,接着是一通电话,对方叫了警察,理由似乎是隔壁扰民。

“最后一个事,你要记住,你从现在开始不仅仅是我的小偷,还是我的间谍。你要帮我搞清楚双胞胎是不是去过西班牙。”

“什么?”多米尼克还没有从死里逃生里缓过神来,他还在想着自己编下的,近乎笑话般的拙劣谎言到底哪里打动对方,让他改变了主意。多米尼克朝着声音传出的方向望过去,那个人影仍然站在那里,他们隔着一层黑布与彼此对视,直到窗户外响起隐隐的警笛声,那人转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别忘了我的名字,弗莱迪,你要叫我豺狼(Jackal),我会对你如影随形,直到你履行承诺。”



*敦威治:架空的菲律宾本土贩毒集团,取这个名字纯属个人恶趣味

*吕宋:指的菲律宾北部吕宋岛

*棉兰老讨人厌的市长:2016年搞出来菲律宾禁毒战的总统杜特尔特,上台之前在棉兰老达沃市任职市长,据说在他执政期间达沃市被誉为了“东南亚最和平的城市”

*关于棉兰老的其他一些事:指的菲律宾南部的棉兰老岛,人口一千五百余万,穆斯林比例据说占了一半。就,说到这里了【

评论(6)
热度(91)

© 鱼缸泡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