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泡澡

桂冠从他的头顶扯下来,被扔在了沙漠里。

两声拉开枪膛保险栓的脆响几乎同时响起,吵闹了许久的休息室里终于安静了下来,Kapkan保持着嘴角歪歪的上斜,坐在椅子上等着看事态接下来的发展。Tachanka的枪口对准Fuze的脑袋,他们刚刚从训练营回来不久,Fuze还没来得及脱掉他的头盔。Tachanka透过光滑的护目镜表面看到了他自己的身影:一个眼睛瞪得滚圆,用开了膛的枪指着自己队友的男人。他不禁开始寻思这场闹剧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一天才刚过了一半,他原本只是想在吃午饭之前和Fuze开个玩笑——Tachanka现在承认那个笑话确实带了点人身攻击的意思。结果Kapkan挤到他们中间,他说我亲爱的Tachanka,可没有人觉得Fuze的弹跳炸弹像跳蚤一样恼人呀。

去他的Kapkan。

Tachanka在大半个人生中和数不清的人结成过战友,Kapkan是他们中间唯一一个这么热衷于滋事的人。Tachanka在最一开始认识Kapkan的时候以为他只是喜欢折磨他的敌人——他的猎物。后来Tachanka才意识到,Kapkan几乎把他看到的所有东西都当作是猎物,只要他觉得高兴就成。

Tachanka又朝Glaz的方向看了一眼。要是放在战场上,这样一个小小的分神已经足够把Tachanka带到地狱里去了。Fuze没有动。Glaz还在低着头擦拭他的枪。

这倒提醒了Tachanka,他的便携机枪差不多到了该进行例行维护的时候,一个星期前的那次任务子弹卡壳了一下,尽管很快就解决了,但他还是因此漏掉了一个敌人。是Fuze帮他补上了那一枪。

Tachanka放下了手枪。

休息室里的空气一下子又开始流动起来,Kapkan离开房间,朝着洗浴间走去,Fuze看着Tachanka,用枪口碰了下自己的额头作为休战的标志,在Tachanka回以他相同的动作后,爆破兵也离开了。

就在Tachanka以为都结束了的时候,他感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Tachanka回过头,看到Glaz不知何时站在他的身后。

“我们得谈谈。”

我就知道。Tachanka叹了口气:好吧,那就来呀。

评论(5)
热度(58)

© 鱼缸泡澡 | Powered by LOFTER